千年後

叫我仟年或者隔壁老王都行。
扩列的话,随时欢迎,这里企鹅2311109247,昵称和吃的cp要记得和我说哦(´-ω-`)

【塞夏】睡前故事

甜饼,不甜不要钱
故事的确是个烂故事

“给我讲个故事吧。”躺在床上无法入眠的小少爷对正准备吹灭蜡烛的执事说道。

“yes,my lord.”

执事在小少爷的床边轻轻坐下,没有遭到少爷的拒绝。

夜晚的少爷和白天不同,黑夜褪去他的处事不惊和老成的外衣,让他多少变得像个孩子。

 

他从未给别人说过什么睡前故事。

像是童话这样可爱的东西,恶魔怎么会了解呢?

但好歹活了这么长时间,故事这玩意不就是从生活中找的原型吗?

于是他清了清嗓子

“咳咳,从前有一对夫妇。”

“原来恶魔不擅长讲故事吗?”

床上的小少爷开口,神情慵懒地朝恶魔轻蔑地笑。

好吧,恶劣程度和白天无二。执事腹诽。

“是,这是我第一次讲故事。”

毕竟让恶魔讲睡前故事听起来有点荒诞不经,他们理应该出现在故事里,作为一个反派角色。

“继续吧。虽然你讲的索然无趣。”

“他们非常恩爱。但人类的寿命总是很短,还很脆弱。他们都会变老,年轻漂亮的夫人会变成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帅气高大的伯爵会变成弯腰驼背的老爷爷。”

“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伤人,老太太的记忆力渐渐下降。”

“开始她忘记了一些小事,比如刚刚买回来的项链不知道放在哪了之类的,后来是忘记以前的经历,比如和老爷爷的初遇。最后渐渐地她开始忘记一些人,女仆,闺蜜,儿子,还有深爱她的丈夫···”

“之后老太太每天多会问老爷爷‘你是谁啊?’然后老爷爷就会重新介绍自己。他们再次相爱,直到下一次老太太又忘记了老爷爷。‘没关系的,’老爷爷想,‘不管怎样,他们都会再次相爱的。’”

“但是老太太的失忆症越来越严重,没有医生可以治好她。她的失忆也越来越频繁。最后她什么都忘记了。连吃饭这种事都不能自理···”

“后来呢?”

“后来那个老伯爵召唤出了我,以他的灵魂为代价,治好他的爱人。”

“···烂故事。”

“好了,少爷,你该睡觉了。”

执事吹灭了蜡烛,房间被黑暗吞噬。

他于黑暗之中给了少爷一个晚安吻,没有遭到拒绝。

“那个老夫人最后怎样了?”

“很遗憾地告诉你,我的少爷,她自杀了。”

有点想写,

恶魔把小少爷搂在怀里,拍着他的背,唱着随便什么,(可能是摇篮曲,)哄他睡觉。

恶魔闭着眼很认真的样子,然后少爷一脸黑线地想要推开他,但奈何力气不够只能被抱着。。。

【塞夏】凡多尔海姆家的细碎日常8

小甜饼,不甜不要钱

1  2   3  4  5  6  7


Painter

n.画家

 

塞巴斯蒂安是个画家,以唇为笔,临摹过夏尔的每一处肌肤,他纤细的指尖,瘦弱的小腿,柔软的小腹,美丽的双眸,小巧的鼻尖···但最多的是他那含着毒药的唇,让人上瘾。

 

Paragraph

n.段落

 

一切都告一段落,一切才刚刚开始。

 

Parallel

Adj.平行的,相似的

n.相似的人或事,相似特征

 

再相似的两个人,即使是孪生,对于恶魔来说都是不同的,因为与人类不同,他们透过皮囊看到的是一个人的灵魂。

 

Partner

n.伙伴,搭档,合伙人

 

“恶魔会有伙伴吗?”

“没有。我的话,只要少爷就够了。”

 

Paramount

adj.至关重要的,首要的,至高无上的,权力最大的

 

对于塞巴斯蒂安来说,以上全部都指的是自家少爷。

 

Pillow

n.枕头

 

夏尔的床上总有两个枕头,但他只枕一个。

所以还有一个到底是给谁用的,这问题简直可以列入凡多尔海姆家的七大未解之谜。

梅琳和菲尼胡乱猜测时,执事先生在一旁但笑不语。

“会不会是少爷枕一个,垫一个呢?”

“我觉得是少爷晚上抱着睡觉的。”

然而巴鲁多只是看着笑眯眯的执事。

 

Pin

V.使不能动弹,按住,

固定,别上,钉住

n.大头针,胸针

 

塞巴斯蒂安的手劲很大,夏尔被他抓住时总是挣脱不了。

当然执事不会无故去抓主人的手腕,所以上述情况只有在床上才会出现。

 

Plot

n.故事情节,阴谋,密谋

V.密谋,绘制

 

被人绑架然后被能干的执事救出这种故事情节在凡多尔海姆家每个月都要上演几次。

 

Poetry

n.诗歌

 

塞巴斯蒂安想给夏尔写首诗作为诗歌课上的示范。

但他想了很久都不知道要从何写起。

“我在肮脏泥泞的地方捡到一只美丽的黑猫。”

“我收养了黑猫,黑猫驯养了我。”

···

但最后他把所有写好的诗全都烧了。

Preference

n.偏爱,偏好

 

塞巴斯蒂安:少爷,猫科动物

夏尔:甜点

 

Prejudice

n.偏见

V.使怀有偏见

 

对于塞巴斯蒂安来说,除了少爷,其他人类的灵魂都无趣地不值一提。

 

Prince

n.王子

Princess

n.公主

 

凡多尔海姆家没有王子和公主,只有一个恶魔执事和傲娇的小少爷,毕竟不是使人开心的童话故事。

————

今天的比较少

可能还会更个睡前故事啥的?

当名为‘爱’的情感被注入,唇与唇的接触才能被称为‘吻’。
恶魔曾经得到过一个吻,然后又永久地失去了。

恶魔不会做梦,不会在噩梦中惊醒,但也无法入眠。

很久之后,人们问恶魔怎么称呼

“塞巴斯蒂安,米凯艾利斯。请叫我塞巴斯蒂安”

恶魔微笑着说。

后来他一直没有变过名字,直到生命走向死亡的尽头

【塞夏】凡多尔海姆家的(非)日常7

其实吧,玻璃渣如果碎一点和砂糖吃起来也没什么区别嘛!

接昨天的车——美餐与吻

1  2   3  4  5  6  8

他不过是个可怜的,愚蠢的恶魔

 

Maid

n.女仆,侍女

汉娜是塞巴斯蒂安找寻复活少爷的方法是无意间认识的,那时他为了被克洛德偷走的少爷的残魂而追到特兰西大宅。

他作为旅客在特兰西宅邸里寄宿,汉娜是那里的女仆。

恶魔间无需伪装。

她为塞巴斯蒂安倒了杯热水,对他道

“作为恶魔的欢乐,仅存在于恶魔的痛苦的尽头。”

赛巴斯从她的眼神里直到他们都是有相同经历的恶魔。

饱餐一顿之后发现自己弄丢了心脏的笨蛋们。

因为吃到了一顿美餐,所以他们之后的人生全都索然无味。 

 

Medium

n.材料,形式,媒介,传媒

恶魔活了很久,时间的流逝对他来说没有太大影响。

人类开始兴起科技这一东西,他们创造了很多可以联系他人的媒介,比如像以前的电报,之后的电话。

但是无论哪一样都联系不到他的少爷。

对于恶魔来说,它们真是无用的东西。

即使拨通,对面接通的也不会是那个喊他“塞巴斯蒂安”的

人。

 

Melt

v.使缓和,熔化,缓和软化

 

恶魔褪去了执事的外壳,变得凌厉起来。

只有在人们偶然提到传说中的凡多尔海姆家的小伯爵,他才会露出笑容开始滔滔不绝。

“少爷他会对猫过敏,明明自己就和猫一样···”

“少爷骄傲而倔强,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少爷他···”

然后别人就会问了,

“他不是消失很久了吗,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

结束对话的永远是沉默。

 

Merciful

adj.仁慈的,慈悲的,宽容为怀的

 

上帝并不仁慈,他很吝啬。他把人类创造地那么脆弱,还只给他们一个灵魂。

···

不给恶魔留个机会。

 

Novelist

n.小说家

 

塞巴斯蒂安觉得如果把他的故事写下来,说不定他会成为一个不错的小说家

···

开玩笑的

 

Onion

n.洋葱

恶魔不能自己流出眼泪,他只有在洋葱的催化下才能流下眼泪。

所以说实话他很喜欢切洋葱。

这样使他有种怪异的快感。

 

Opera

n.歌剧,歌剧院

 

塞巴斯蒂安很喜欢歌剧,但后来他就再也不看了。

那个地方会让他想起少爷演哈姆雷特的认真模样。

那次的演出简直像个闹剧,所有人都在劝哈姆雷特放弃复仇。

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呢?那可是他存在于世的意义。

 

Opportunity

n.机遇,时机

 

后来恶魔回忆起和少爷的相遇,他把其定义为他漫长的生命中遇到的最好的机遇。

————

砂糖写手在线发刀

以后我一定甜甜的,所以(轻点打

【塞夏】美餐与吻(车)

接第一季结尾,有私设

啥都别说,上车吃肉

BGM Theres A Fire

 

因为我吃到了一顿美食,所以我之后的人生全都索然无味。


 

恶魔撑着船带着夏尔在忘川河上慢悠悠地滑行,他的左臂被天使的剑所伤。

那引以为傲的愈合力没能起上作用,血还在流着,顺着他肌肤的纹理一直往下,浸湿了执事服的衣袖。

刺鼻的血腥味让夏尔有点烦躁,他就要面向死亡了,没有离别的感伤,却也无法平静。这种怪异感让他不适,于是他把目光投向恶魔。

“你不应该把你的手臂处理一下吗?”

“很可惜,少爷,就算你这么说,我也无能为力。天使的剑对于恶魔来说还是有一定杀伤力的。”

“我记得你说过契约者是恶魔的力量来源?唾液可以吗?”夏尔抬头看到了恶魔错愕的表情,他感觉自己几乎要叹气了,但身为凡多尔海姆家主不被允许这么做。无力感是不被允许的存在。

“把伤口露出来,太难看了。你想这样吞噬我的灵魂吗?”

凡多尔海姆家的执事,不,他很快就不再是一名执事,而是作为一个单纯的,只是渴求灵魂的肮脏恶魔继续生存下去了。

塞巴斯蒂安?不,很快他就不再是这个名字,而只是被称为一介恶魔了。那才是他永恒的称呼。

恶魔解开衣袖,慢慢捋起,期间碰到了伤口,刚刚有些结茧的地方被衣物粗暴地蹭开,血又要汩汩地流出来。

“少爷?”

“过来,这是命令。”紫色的契约闪着淡淡的光,恶魔的少爷这么对他说。

“yes,my lord.”虽然这只是他们之间的情趣,恶魔很早之前就在床上告诉夏尔了。但大部分时候,少爷的命令是不可违抗的。

 

湿热的舌在伤口上滑动是种很奇异的感觉,疼痛中混合着微痒的感觉,像有只手在挠他的心脏。

他的少爷,他渴望的灵魂,或许还要加上点什么别的,除了欲望之外的感觉,只是现在的恶魔还没有总结出来。恶魔在人类的情感上总是过于迟钝,他们本就是遵循本能欲望的一族,也许终其漫长而无趣的一生也不能参透人类的感情。

 

夏尔放开了恶魔的手臂,那里的血已经不在流淌,微微已经有了愈合的趋势。

‘不得不说契约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夏尔把口中恶魔的血液吐在手帕上后,百无聊赖地想到。

 

有点点蓝色的光,像萤火虫一样散布在忘川河的上。

当开始只是零星的几点,后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像繁星或是春天时泰晤士河边漫天的柳絮。

 “真美。”

“这些是人们对少爷的思念。”

“居然有这么多吗?”夏尔喃喃道,那些蓝色光点像是挽留般的绕船飞舞,河下他的记忆碎片开始一一闪过。

随着船越行越远,河下的记忆便开始连成串,像走马灯似的倒放,里面最多的是身边撑船的恶魔,然后是伊丽莎白,笨蛋三人组,热衷于咖喱的某印度王子···

“伊丽莎白知道之后一定会哭个不停吧。”

夏尔终于忍不住叹气了,只有现在,他不想做凡多尔海姆家主,只是做一个名叫夏尔的普通人。

他仿佛抓到些许让他烦躁的蛛丝马迹,又好像不太完全

“突然不太想死了。”

“少爷?”

“开玩笑的,我困了。”

 

忘川河的水波动时也没有任何声音,恶魔站在船尾不说话,一时倒真的寂静极了。

耳边只有时间流逝的,类似耳鸣时的声音。

啊,我就要死了啊。用生命中最后一点时间睡觉吗?

不然呢?用这最后一点时间干什么呢?亲吻所爱之人的嘴唇吗?

伊丽莎白又不在···

不是她,你知道的,是某个该死的···

谁?我所爱之人是···

 

“少爷,到了。”恶魔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他呼出的热气喷洒在夏尔的耳根,染红了一大片肌肤。

夏尔转向他,恶魔没有起身,他的唇就蹭着夏尔的脸颊。

或许期间有谁变了一下轨道,他们的唇最终贴在了一起。

【不然呢,亲吻所爱之人的嘴唇吗?】

“噗通”

跳动的,是谁的心脏?

恶魔的话,有心脏吗?他们的心脏会为了谁跳动吗?

【谁?我所爱之人是···】

答案还没有得到,夏尔就被突然进入口腔的舌搅乱阵脚。

舔弄,翻腾,恶魔轻咬着夏尔的舌。锋利的牙齿划破柔软的口腔,血腥味顿时弥漫开来。

恶魔总喜欢在接吻时咬破少爷的口腔,亦或是烙下几个齿痕。对他们恶魔来说这是占有的一种标志。

夏尔不喜欢疼,但却拿他没办法,推推搡搡之后也随他去了。

 

这个吻热情地绝望,他们的舌交织在一起,跳了一曲华尔兹。音乐停止,舞伴退场。

夏尔还喘着粗气,异样的潮红还没有褪去,嘴角还挂着不知道是谁的津液,被恶魔轻柔地拭去,动作完美地像一个得体的绅士,凡多尔海姆家的执事。

然而他很快就不是了。夏尔如此想到,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的心脏今天绝对不正常,完全不受他本人控制。

“少爷,该走了。”恶魔将夏尔抱起,突然的失重感让他不得不搂紧恶魔的脖子。

 

玫瑰花香铺面而来,浓烈却不刺鼻。

夏尔没有想过他们的目的地会是这样一个满是玫瑰的地方,它们肆无忌惮地生长,簇簇团团铺满了视线。

有风吹来,带起大片玫瑰花瓣,它们和鲜血一样红。

“这就是最后的地点了吗?”

“是的。”

“好像也不错。”

 

恶魔抱着夏尔一步步向玫瑰丛深处走去。

夏尔觉得他得说些什么交代一下他的后事,虽然他还很年轻,但却有一大堆放不下的,其中能排上第一的大概就是伊丽莎白了。

夏尔最受不了她哭,他曾经发誓不能让任何人伤到伊丽莎白,没想到最终却是他自己伤她最深。

也许可以让执事撒个无伤大雅的谎?

把他埋在这个玫瑰园,然后告诉那些人他只是去了某个永远回不来的旅途?

但最终他们谁都没有说话,沉默在空气中蔓延。

恶魔踩在玫瑰上的声音被无限放大,被碾碎的花瓣黏在他的脚底,还幽幽散着香。

 

恶魔抱着夏尔走了很久。

最终他在一个略宽的长凳旁停下,把他的少爷放在长凳上。

夏尔抬头,撞进恶魔的眸子。那里风波暗涌,灯火阑珊,名为‘悲伤’的情绪在他眼底蔓延,几乎要盖过对食物与情欲的渴求,但夏尔猜恶魔不懂。

恶魔是绝对自由的存在,他们不被任何事物束缚,包括情感。

 

“少爷,做吗?”恶魔眼底的悲伤转瞬即逝,他换上了与往常无二的戏谑微笑。那红眸在昏暗的天光里显得格外耀眼。

“你还真是会占便宜。”夏尔也勾唇看过去,带着点嘲讽的意味。

“我会尽量温柔一点的。”

“不,尽情蹂躏我吧。让活着的痛苦深深印在我的灵魂上。”

恶魔微微愣了一下,随后他道

“yes,my lord.”

 

说实话,他家少爷的命令实在太可爱了。但他还是想要温柔一些,这几年养成的习惯。他不打算让少爷疼,毕竟身为执事···

虽然还有几个小时,他就不再是了。

 

恶魔跪在地上,轻柔地脱下他家少爷的鞋袜,这个动作他做了无数次,但这是最后一次。

 

——————

 @希雪  还有几个人为什么我艾特不了啊啊啊啊!?

咳咳这次的刀不是我的锅,其实我是个砂糖写手,@裴珈先生⭕️是这个人的锅

其实我本来还有一个版本,被鸽了

觉得虐的话,给你糖补补  凡多尔海姆家的细碎日常

然后设定和女装车恶魔的治疗方式是一样的,可以一起看

还有我之前看到了一个贴,里面分析了夏尔的睡衣下面可能没穿内裤!!下次如果还开车就这个了。

要是热度高,其实我可以甜回来(哈哈哈想不到吧)

求评论!!!

——————

一点点后续

【多cp】沙雕吗?不!一点也不沙雕!

全体ooc系列

是个正经人

【伏八】

伏见:这Misaki的味道居然该死的甜美!

美咲:猴子,你要去医院吗?

伏见:我已溺死在Misaki的世界里。

美咲:···那你继续溺着吧。

【柒七】
伍六七:不要再散发魅力了,你这迷人的家伙!

鸡大保:伍六七你在对着镜子说什么?任务做完没?
 

【菊耀】

王耀:呜呜呜明明小菊以前都会跟在我屁股后面叫“nini”的。现在都不叫了···小菊叫一下嘛!

本田菊:不要!

王耀:叫的话,什么都答应你。

本田菊:nini,想要做···

王耀:不行!

本田菊:我还什么都没说···

 

【遥凛】

成年的公海豚会和鲨鱼求欢,电视上这样说过。

但是遥应该不能算是海豚吧,虽然很像,那么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遥:凛···想要···

热气喷洒在凛的颈窝,遥以一种无处可逃的姿势圈着他,空气中透着些色情的味道。

凛被他搂着,视线撞到他水蓝色的眸子里,那里波涛暗涌,风雨欲来。

拒绝的话刚到嘴边,就被人用唇堵了回去。

“不要拒绝我,凛。”

 

【快新】

新一:你是有多喜欢女装?

新一板着指头数数,发现看到基德女装的次数居然不下10次。‘这人是有女装癖吗’,侦探满脸黑线地腹诽。

基德:放心,穿着裙子我也一样能满足你。

说着牵着侦探的手探到裙下。

新一:///变态吗!?

基德:那么,下次见。

 

【井樱井】

小樱拍了佐井一掌,“你小子可要好好待井野,要是敢把她弄哭···”小樱举起了拳头,朝地上锤了一下。于是···

地板裂开了。

佐井:嗯,我知道。


【如果我死了的话……】

【伏八】
“如果我死了的话,你会为我哭泣吗?”

“哈?你在说什么傻话呢?混蛋猴子!”

“也是呢……“

“我不会让你死的。”

“哈,明明只是个misaki而已。耍什么帅。”

“那你就不要抱着我哭啊,衣服都湿了啊喂!”

【雷安】

“如果我死了的话……”

“在下会放个烟花庆祝的。”

“在你之前我是绝对不会死的

“希望如此。”

【佐鸣】

”如果我死了的话……”

“!佐助你哪里受伤了吗?”

“……没有”

“那脑子呢?有撞到哪吗?”
……

某宇智波决定离家出走。


 

【佐鸣 伏八 瑞金】关于各自的CP

伏见:我有个发小。

佐助:我也有个发小,

格瑞:我也是。

伏见:他是我的太阳,是我最喜欢的有血有肉的东西。

佐助:他是我的唯一。

格瑞:他是我的朋友以上的存在。

伏见:有段时间我们反目成愁,几乎见到了就会打架。又一次还把他划伤了。不过最后那笨蛋居然开窍了,现在正处于和平状态。时不时能见上几面。

佐助:那段时间打了多少次数不清了,捅过他两次,最后我们一人失去一只手臂。现在也处于和平期。回村办公事的时候才能看见他,不过我们一直书信联系。

格瑞:我们没有吵过架,以前我单独去了凹凸大赛,后来他过来见我,怎么赶都赶不走,就一起比赛了。

伏见:他给我发了1年的朋友卡,3年的叛徒卡。

佐助:他给我发了500集的朋友卡。

格瑞:他给我发了两季的朋友卡。

伏见:后来我们在一起了。

佐助:我们也是。

格瑞:还在继续收朋友卡。

【怎么在一起的?】

伏见:没有什么是做一次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多做两次。

佐助:同上。

格瑞:肮脏的成年人。

对话如下

小久:燕子啊,小燕子,你愿意帮我个忙吗?

咔酱:哈?老子看起来像什么好燕子吗?

快乐王子的沙雕配图?

文还在写,大概还有3000字

今天看来是写不完了,但我怎么能错过这个好日子呢!?

所以先来个沙雕预告?

感谢技术支持 @裴珈先生⭕️ 

其实我还有个不太沙雕的

————

你拥有翅膀,你可以飞到任何地方,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受寒冷的折磨呢?
一只鸟也会有颗完整的心吗?也许有的,也许它比人类所拥有的小一点,比雕像里的那颗铅心更小一点,小到只能装下一个人,一种感情。

燕子的一生不长,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就足够了。没有温暖的鸟巢,雕像带着与生俱来的冰冷。那颗铅心却是烫人的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