仟年後

是个砂糖写手

【塞夏】少爷又哭又笑绝对不是蛇精病犯了

花吐系列

一句话游戏第三弹

想玩的小可爱去我置顶留言哦

 @滴嘟滴嘟🎺 的少爷一个人起床洗脸又哭又笑

跑偏了,感觉没写出想要的感觉···

可以看做花吐的番外吧

——

清晨起床的时候夏尔脑子还混沌沌的,一瞬间搞不清现实还是梦境,张了张嘴想喊谁的名字,却被硬生生吞了下去。

“啧”他烦躁地挠了挠头,拿起身边叠好的衣物一件件穿上。

礼服的穿戴太过繁琐,夏尔生疏地系上领结——这是他前不久才从不称职的执事那学会的技能,却是歪歪扭扭的模样。

他对着镜子理了理,那本再合身不过的礼服乱七八糟地裹在身上,像是个落魄已久的贵族。

他打开房门,梅琳已经为他准备好了洗脸水。

水还是温的,只是不见人,可能是觉得要给他们多愁善感的少爷一点点伤春悲秋的空间吧。真得庆幸她没有打翻脸盆。

水面映出他的面庞,他的眼睛——那里契约的图案已经消失了,只余下一片带着悲伤意味的蓝色。

“哈···哈哈哈哈”夏尔突然狂笑起来,笑地气喘。又蓦地打碎那水面,“悲伤?为一条狗吗?”

那玫瑰香不知道是从哪飘来的,一直一直萦绕着他。那香味,他曾经在那执事身上常常闻见的气味,现在却成了催命的梦魇。

上一次闻到时,执事正为他上最后一课

【我马上就要离开了,你得学会照顾自己。】

执事说话时还眯着眼笑,看不懂是喜是悲。

然后,也不管夏尔是否学会,他就化成花瓣散落了一地。

“到底是谁让这该死的玫瑰花瓣飘进来的。”

当然没有人回答,那些血红的花瓣无风自动,渐渐显出一个人的形状来——是他再熟悉不过的。

“塞巴斯蒂安,我命令你,不许走!不许走!!!”他的眼睛瞪着那由花瓣组成的有些可怖的执事,用尽了全力,像是要把眼珠子都给瞪出来。

但却没有得到肯定的回答。

那些花瓣迎向了夏尔,在他的嘴边留下一个吻,轻柔地让人心疼。

一吻毕了,它们又像是失了生命,落到地上又化成灰烬消失不见。

“混蛋,都说了……不要走啊……”夏尔锤向花瓣消失的地方,这是他成为家主以后第一次情绪不受控制,骨节流了血,眼泪滴在上面腌的生疼。

夏尔哭了很久,像是回到了某些过去的情景里。

后来他不留泪了,只是一个劲地咳。

咳出了一地的花瓣。

——

今年最后一次更新,要评论www

【塞夏】塞巴斯蒂安:就算在少爷的身体里,该霸气的时候一样霸气

身体互换系列

一句话游戏,第二弹(要玩的小可爱去我置顶留评就行哦)
关于‘夏尔’霸气宣示主权

塞巴斯蒂安与夏尔互换身体的第二天,格雷尔来了。
他一贯的半套着一件骚气的外衣从一公里之外以每秒20米的速度朝凡多尔海姆大宅奔来。高喊着”亲爱的塞巴斯蒂安!!!”于空中做出一个飞扑。
本来他已经做好的脸着地的准备,但却意外地扑了个满怀。
格雷尔:?塞巴斯蒂安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或者说……你已经,喜,欢,上,我,了(╯3╰)
夏尔在塞巴斯蒂安的身体里受到了来自灵魂的深深冲击,眼睛不断往憋笑的‘夏尔’身上瞟。
收到了求救信号的‘夏尔’无奈地走过去,揪着‘塞巴斯蒂安’的领带让他与自己对视。
“塞巴斯蒂安,记住,你永远都是我的,谁都不能夺走你,至于这种杂碎就更不用说了,对吧?”
格雷尔怒了,捋起袖子就要和他干架,但有碍于‘塞巴斯蒂安’在旁边,只好做做样子。
反观‘塞巴斯蒂安’,一脸被雷到要吐的样子,格雷尔觉得今天的主仆二人都不正常,还是威廉比较好。这么想着的格雷尔火速奔往死神界。给了威廉一个爱的拥抱……当然被威廉躲过去了。再次与大地相拥的格雷尔感叹威廉还是正常的实在是太好了!

【塞夏】关于被做的时候笑这件事其实是有原因的

开个游戏系列,就是你说一句话,我还你一个场景。
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我置顶评论。

第一个,少爷被干笑了

恶魔发情了,这百年一遇的事确确实实发生了。
恶魔的眸子红的烫人。他的能力在这个时候不受控制,只能强忍着这股磨人的欲望。
他狼狈地咬破了唇,血点点地流下,染红了白色的内衫。
他自嘲着笑了几声,谁都不会想到生性淫乱的恶魔会在这一天抑制自己的天性。
而房门却蓦地被推开,是少爷。
少年青涩的身体对现在的恶魔来说无疑是巨大诱惑,那有意无意的小动作,微怒而瞪起的蓝色眼眸是甜美的罂粟。
之后的事几乎顺理成章,少年在被进入的那一刻疼得哭出声,却又狂笑起来。
“是你输了,塞巴斯蒂安,还记得契约上的那些恶趣味规则吗?”
【恶魔与宿主不能发生性关系,否则契约失效。】

@裴珈先生⭕️-我是🕊 你一定想不到我是个正经人

来玩个游戏吧(๑•̀ㅂ•́)و✧

给我一句话,我还你一个场景

就比如说,塞巴斯蒂安居然吐花了!这样的就行

有要求cp的后面备注一下就行,如果是我知道的cp的话。。

歌单的歌听的有点腻,有没有小可爱能给我推首歌啊?˶⚈Ɛ⚈˵

尽量是粤语歌或者英文歌谢谢!

【毒埃】痛与吻

读取思想和情绪是单向的,所有的痛苦与喜悦只是venom一个的,这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1

“Annie,你还记得那个吻吗?”Eddie挠了挠脸颊。

“哦,”女人笑了,带来一阵他们曾坐在同一辆摩托时感受到的夜风。

“哦,如果你称那个叫吻的话···”

“那是venom的主意。”

“bye,Eddie,goodbye”

他看见了Annie向阳光出走去,和他的医生拥吻。

‘他们看上去挺般配,不是吗?’

‘Eddie,你现在的心脏很不正常。’

Eddie的心脏抽搐时,他的共生体也会跟着一起疼。换做之前venom就叫唤了,但他这次莫名安静,他不说,Eddie就永远不会知道他疼。

永远不会。

 

2

这不是Eddie第一次失恋,真要说起来,他失恋的次数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但这次的后遗症要比以前严重些。

“Eddie,我饿了。”

“哦,你这个寄生虫,就不能安静一些吗?”没看见我在伤春悲秋吗?

“不许说我是寄生虫!还有,你的心脏能不能别一抽一抽的了,烦的让我想撕裂它!!!”

 

3

这次venom是真的生气了,它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要不是偶尔Eddie的食粮大增,他会以为venom消失了。

Eddie用炸薯球和巧克力引诱他的时候都没有动静,

“venom?老伙计?还生气吗?我买了炸薯条和巧克力哦!”Eddie从没这样哄过人,即使是对Annie也没有过。

但venom没有领情,Eddie曾说过他是个话痨,但他现在比哑巴的话还少——哑巴至少还会哼两声。

 

“啧,”久久没有回应的Eddie从冰箱里拿出两瓶啤酒,靠在窗边。海浪的味道被风带到Eddie的鼻尖里去。那时他第一次和venom见面,鼻子里也萦绕着这气味。

 

如果,Eddie没有遇到过venom会怎么样?运气好一点的话会当个洗碗工,不好的话,应该就会变成流浪汉然后被Carlton带到实验室?绕来绕去Eddie是怎么都会遇见venom的。这问题本身就是一个假命题。因为没有遇到venom不算是完整的Eddie。

【没有遇到Eddie的venom也不算是一个完整的venom。】

【你看,我们是一体的。】

【但你却感受不到我的清绪,明明我们是一体的,这太不公平了。】

 

Eddie两瓶啤酒下肚,被暖暖的海风吹得醉醺醺的。

“嘿!伙计!说句话,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突然生气。”

···

“哦,得了,我道歉,别闹别扭,我以后不叫你寄生虫了。”

Eddie的共生体慢慢从他的身体里退出,从背后环住他。

这是人类表示情感的动作,venom从Eddie的记忆里学来的,然后,这个动作紧接着而来的

是一个吻。

Venom过长的舌几乎抵到他的喉,比起‘吻’,用强暴来形容或许更恰当一些。喉口带来的呕吐感让他难受,他的脑袋被搅地晕乎乎的,恍恍惚惚地想起了与Annie的那个吻,和她笑着对自己说的

“那都是venom的主意。”

然后他感觉到来自于心脏的疼痛,但那不是属于自己的。

那是属于venom的疼痛。

 

 

 ————————

“Eddie,虽然我知道Annie很有魅力,但你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想着她,你或许不知道,但你一想她,你的心脏就会看起来格外好吃。”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也爱你。”

///

————————

虽然venom不喜欢别人叫他寄生虫,但Eddie总是忍不住,于是他折中了一下。

“亲爱的寄生虫,你觉得这个称呼怎么样?”

“把寄生虫去掉”

///

————————

“刷牙”

“不!”

“在你刷干净之前,我不会给你晚安吻的”

“···马上刷”



——————

交个党费,第一次写关于漫威的CP,第一次吃人外,都是毒埃

毒液超好看啊啊啊啊我吹爆

【塞夏】花吐症

4

夏尔的睡姿很乖,像只猫一样微微蜷起来,一动不动的。他的气息渐渐缓下来,应该是睡着了的。

塞巴斯蒂安没有动作,没有轻触那柔软的发丝,没有环过那青涩的身躯,他只是看着背对着他的小少爷。

睡眠对恶魔来说本不必要,更何况他不剩多少时间了,于是他便决定盯着那个小小的身影度过这一夜。

但很快他的内脏又不能自制地绞痛起来,塞巴斯蒂安皱起眉,那些花瓣又集聚在他的喉口了。

 

那晚夏尔记得自己做了一个梦,他忘记了梦的具体内容,只是依稀记得和塞巴斯蒂安有关,还有梦中闻到的,掺杂着血腥味的浓郁花香。

5

塞巴斯蒂安准备写一些书信留给夏尔,以免他消失的了无踪迹,他想了一下,从现在开始算起,他还有四天的时间。

于是他拿了一叠高过头的信纸开始写起来,但当他拿起鹅毛笔时却不知道如何下手了。

恶魔在他一生的最后几天几乎要把人类所有的负面情绪尝个遍了。

“少爷,很抱歉我不告而别···”

这样开头太老套

“少爷,我深爱着您,这是我的死因···”

这样太矫情

“少爷”恶魔拿笔的手顿了顿,没有继续下去。

便是让他忘了吧,遗忘的确是个很好的选择。

但若是他的小少爷还记得他,那么···

恶魔拿出怀表,他的少爷该醒了。

 

6

夏尔起床时看到的是已穿戴得体的执事站在一旁,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他的脸色似乎比平常更加苍白一点。

当执事半跪着给他系鞋带的时候,夏尔又闻见了那股在梦里出现过的花香,有点像蔷薇或是玫瑰,这样说也许并不准确,因为还有丝令人不安的血腥。

夏尔突然想到了死亡,这个念头缠绕着他,他甚至不太敢问,只是盯着执事发顶,像是要把那里穿个洞好瞧瞧恶魔这个状态到底是怎么回事。

“塞巴斯蒂安。”他扯下刚刚带上的眼罩,那只印着契约的眼睛幽幽发着光,却渐渐趋于蓝色,“我命令你,一直陪着我。”

执事为他带上手套,在上面烙下一吻

“我将陪伴着您直到生命的尽头。”

他的眼里盛着无尽的温柔,看起来不像是个无情的恶魔。

 

7

塞巴斯蒂安想他得安排一下自己的后事,虽然这听起来很奇怪,但他却不得不为自己死后的事情操心。

就比如说笨蛋三人组吧。

梅琳一定会日常摔碎一大叠盘子,菲尼一定会把后院少爷最喜欢的白玫瑰剪得只剩下满是荆棘的枝丫,巴鲁图一定会拿着喷火器烧菜然后炸掉一个厨房。

塞巴斯蒂安不免叹了口气。

是该训练训练他们了。

至少不能砸了凡多尔海姆家的招牌。

是不是该把田中先生请回来?

 

8

恶魔的行动力一直很强,即使是正在走向死亡的恶魔也一样。只不过,疼痛加重了些和吐花也更加频繁。

这直接导致他在夏尔面前时没有忍住咳嗽,剧烈的疼痛让他无法动弹。

“咳咳咳···”

他弯腰捂着嘴,试图阻止那些花瓣。

但却还是被眼尖的少爷发现了。

 

那些花瓣从执事的指缝间落下,像血一般几乎要刺痛夏尔的眼睛。他忽的想到了很久以前看过的某本书里提到过这种病症。

【所谓花吐,求而不得。】

“塞巴斯蒂安,我想你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这大概是恶魔在他漫长的生命里最懊恼的事情了,他本可以不在这个时间出现在夏尔的面前。

他本想安安静静的离去,在他的少爷不知情的情况下。

但是···

“我时日无多了,这本该是个秘密,但现在不是了。”

9

夏尔想也许自己该冲上去向那个假笑的执事来上一拳,但他没有这么做。事实上,他几乎冷静的过分,只是一个劲地盯着执事看。

气氛有些糟糕。

“还剩多久?”夏尔听见他的声音几乎有些颤抖,可能是天气太干的缘故吧,它们听起来像是哽咽。

“三天零四个小时一分五十九秒。”

“还有救吗?”

恶魔看向夏尔的眼睛,那里清晰地印着自己的倒影。

以前没能理解的友人死前的眼神,他现在从自己的倒影里再次看见了。

恶魔轻轻地摇了摇头。

“病入膏肓了”


他喝醉了,眼睛里满满的水汽几乎就要溢出来。 
 但在那之前溢出来的是微微熏人的酒气。他嘟嘟囔囔地抱怨,其实你根本就听不清,但却都按照他的意思一一应了。 
 你摸出一根烟叼在嘴上,用手挡着点燃了。你狠狠吸了一口,又徐徐吐出,当你还想再抽一口的时候,烟已经被人拿走了。 
 你顺着手收回的方向,在一片茫茫的烟雾中看见他的唇敷上被你含过的烟嘴,吸了一口烟向你吐来。 
 然后你尝到了一个带着烟草味的吻,看见了那双清明的眸。 

【恋与漫威】「魔女企划①」捡到一对小混球。

我一定要狠狠炫耀一下

这也太可爱了吧我的天,旋转跳跃不停歇

这是天使!我要把她吹上天!!

我知道日常一定还会再续的(不是)

嗯,总之给我写了文就是我家太太了!!!(强势)

逐渐懒惰的黎夜:

-这是送给我的宝贝的「魔女企划」(未定稿)系列!之前答应她国庆要写结果拖到现在……抱歉啦……

-这只是尝试开始写,如果反响还可以的话明年会开一个系列的!

-【魔女与她们的童养夫之巴基巴恩斯/史蒂夫罗杰斯】——本篇魔女叫安娜

 

  *阅读前的设定:  大背景是西方妖魔神话故事,世界由不老不死的魔女统治,同时还存在着各类种族的妖怪和神话中的生物。

 

  1.比起整天嘴里喊着打打杀杀的暴躁魔女

 

  和泡在酒吧撩男人的风骚魔女

 

  你简直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安分守己地窝在自己的领地里

 

  照顾花花草草、采采草药

 

  日子过得也算充实平静

 

  几千岁下来都习惯一个人的生活了

 

  哪会料到会有人闯进自己的生活呢?


 

  2.魔女都有各自的领地

 

  她们互不干涉

 

  也没有别的生物会找死轻易闯进来

 

  但是将死之人例外

 

  你拎着一筐子草药

 

  低头看着面前两坨颤抖的小肉团子躺在雪地里

 

  于是你举起小巧的魔法棒

 

  考虑是不是该把他们宰了吃掉。

 

  3.果然魔女的本性不会变←不是

 

  4.看上去只有五六岁的两个小男孩

 

  不像是人类的模样

 

  一个金发的、看上去更弱小的男孩双目紧闭

 

  浑身打颤几乎没了气息

 

  而棕发的那个却听到了脚步声

 

  勉强睁开小眼睛瞪着你

 

  龇牙咧嘴地像个小野兽

 

  “不许你碰他!”

 

  5.“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我吃你们都嫌麻烦。”

 

  你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

 

  结果听到背后男孩带上哭腔的小吼声

 

  “不许走!回来!”

 

  ……现在孩子真麻烦。

 

  “你叫我回来我就回来?”你停下脚步捡起一块石头扔向男孩,“那岂不是很没面子!”

 

  “咔叽”石头准准地砸中孩子的脑门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凶啊!”

 

  ……呵,果然要吃掉。

 

  6.结果居然带了回家

 

  “巴基。”

 

  “?什么吧唧。想亲我只说别拐弯抹角。”

 

  “……巴基巴恩斯,我的名字。”

 

  你帮金发男孩洗着澡,微微侧头看向一边局促站着的巴基

 

  “噢好的,你好巴基。”

 

  面对他突然的拘谨你只好耸耸肩。

 

  “他是史蒂夫……你能救活他吗?”巴基担心地望着昏迷的史蒂夫开口道。“我会给你抓很多很多的乌鸦吃!”

 

  其实两个人根本就没事

 

  但你就是想吓吓他们

 

  “救不活了。”你顿了顿,“更何况我不吃乌鸦。”

 

  不好

 

  你好像把人家惹哭了。


 

  7.“你们多大了?”你撑着脑袋看着吃乌鸦吃得正开心的史蒂夫

 

  “记不清了,似乎过去很久了吧?对吗巴基。”

 

  那就不是人类的孩子

 

  你不在意地点点头

 

  反正世界上乱七八糟的种族多的很

 

  就当他们是没人要的小野人吧

 

  等养大了要么吃了要么当奴隶使唤

 

  也不亏。

 

  无家可归的巴基和史蒂夫看着莫名其妙笑出声的你

 

  不禁感到背后一股恶寒。

 

  8.你骗他们说自己是仙女姐姐

 

  巴基不屑一顾,“哪有这么不修边幅的仙子。”

 

  史蒂夫却张个嘴差点流出口水

 

  非常崇拜地看着你使用魔法

 

  洗了个碗。

 

  小傻瓜史蒂夫就是好骗

 

  其实他俩洗干净吃饱之后

 

  和之前完全两个模样

 

  史蒂夫金发碧眼的,虽然身材瘦小弱不禁风但骨架却很大,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笑起来的时候就像夜空中灿烂的星光。他比你见过的任何人都有礼貌,明明才是个牙齿都没长齐的小子却性格比谁都好。

 

  巴基比起史蒂夫而言强壮得多,个子也相对高了些,就是脾气不大好,明明很有礼貌却装成一副生人勿近的坏小孩模样,把你惹得哭笑不得。他和史蒂夫就像连体婴儿似得,即使不是亲兄弟也能玩的那么好。

 

  所以把他们卖了应该有个好价钱。


 

  9.两个孩子很会帮忙

 

  整天出去打野味

 

  

  本来不怎么吃肉的你都胖了很多

 

  时间对于魔女来说是一个模糊的概念

 

  所以当史蒂夫扛起一桶水从河边回来

 

  还能空出一只手对你打招呼的时候

 

  你呆愣着看着已经长高不少的孩子

 

  有些老母亲的怅然若失。


 

  10.当你发现巴基不是野人的时候

 

  是他十五岁的一天夜里

 

  那晚月色很好

 

  是满月。

 

  “巴基,放开我。”

 

  男孩血红色的双瞳盯着你

 

  胸口一起一伏喘着粗气

 

  史蒂夫还在城里买东西

 

  家里只剩你们两人

 

  “安娜……”他抵住你的脖子按在床上

 

  被男人的侵略气息包围的你没有挣扎

 

  只是阖上双眸等待

 

  其实你可以轻轻松松杀了他的

 

  可是你没有

 

  你看得出来巴基很害怕

 

  他在疯狂发抖——看上去快哭了

 

  “吃吧,巴基,没事的。”

 

  你还真是捡回来一个不得了的东西

 

  他是个坏透的小吸血鬼。


 

  11.其实脖子一点也不疼

 

  但你还是罚他在外面跪了一天

 

  “他这只是青春期,史蒂夫,别担心。”你喊来史蒂夫

 

  请他在巴基面前吃着鸡翅

 

  还不准说话

 

  一定要发出吧唧吧唧咂嘴的声音才行

 

  史蒂夫看上去有点于心不忍

 

  但他看见你脖子上的痕迹的时候

 

  脸色一黑

 

  一下子就狠得下心了

 

  

  一边用眼神谴责巴基一边吃鸡翅

 

  顶着水桶的巴基恨。

 

  12.既然巴基是吸血鬼

 

  那一直没点动静的史蒂夫是什么呢?

 

  你在月圆之夜把巴基关进茅房之后

 

  警惕地观察史蒂夫的一举一动

 

  可他都十七岁了也没产生任何变化

 

  也不像是吸血鬼啊

 

  反而是身体长得格外健壮

 

  一点也看不出小时候瘦骨嶙峋的模样

 

  加上英俊的外貌

 

  你都怀疑他是城里的贵族

 

  该不会是什么兽人一族吧。

 

  那是一个阳光正好的下午茶时间

 

  “史蒂夫,你过来一下。”你放下茶杯朝他招招手

 

  史蒂夫放下手中砍柴火的斧头

 

  听话地走过来

 

  你拿出准备已久的猫薄荷逗猫棒

 

  在他面前晃了晃

 

  “扑通”

 

  只见男孩突然跪了下来

 

  把你吓了一跳

 

  他瞪大眼睛也很惊讶

 

  一阵尴尬之后史蒂夫艰难开口道

 

  “安娜……我、我没力气了,能给我闻闻那个棒子吗?”

 

  猫科动物无疑了。

 

  13.家里养了一只猫和一只小吸血鬼

 

  这下你出去参加魔女社交活动真是太气派了

 

  二十多岁的史蒂夫和巴基长得格外出众

 

  身材娇小的你坐在史蒂夫肩膀上

 

  来到了30年一度的魔女宴会

 

  你们刚进门的几秒钟全场就安静了

 

  目光都聚集在两个大小伙子身上

 

  你特地给两人做了新衣服

 

  西装穿在巴基身上太合适了

 

  加上和善撩人的微笑

 

  真像个拐骗女孩子的衣冠禽兽

 

  想到这

 

  你心疼地摸了摸史蒂夫柔软的头发

 

  “你冷吗?”

 

  因为史蒂夫已经撑坏四件衣服了

 

  你觉得他不穿衣服最好看(不是)

 

  所以只给他套了件背心

 

  更何况这人身上暖和的紧

 

  “不冷,安娜,谢谢。”他摸了摸你冰凉的手

 

  “你看上去很冷。”他抬头看看你,轻手轻脚把你抱了下来搂进怀里

 

  你很喜欢他这么抱着你

 

  特别暖和

 

  “你个小橘猫怎么这么温暖啊。”

 

  “……我是狮子啦。”

 

  噢,这样的吗。

 

  14.你和史蒂夫坐在角落的沙发上

 

  无奈看着肆意散发荷尔蒙的巴基和女孩子搭讪

 

  感到儿子/兄弟是泼出去的水

 

  要不回来的

 

  “巴基个臭小子,当年喝我的血的时候那叫一个粘我。”你愤愤道。

 

  “安娜,他很喜欢你。”史蒂夫说道。

 

  你点点头,“我知道。”

 

  因为吸血鬼离不开他第一个吸了血的魔女

 

  这也是你为什么当年让他伤害你的原因

 

  但是这人每次吸血都格外社情

 

  非要舔舔你的脖子再下口

 

  差点把史蒂夫气到和他打一架

 

  “巴基——”你轻轻喊着,“回家补血啦——”

 

  然后你俩看见正在搭讪的巴基脸色一僵

 

  耳尖泛红、不高兴地瞪了你一眼

 

  “马上回家!”他用口型回复。

 

  史蒂夫挡住了你对巴基比中指的动作

 

  “文明一点安娜。”

 

  “哼。”

 

  

 

  

 

  

 

  

 


【遥凛】接囚禁梗

当遥的手穿过凛的发时,那柔软的触觉使他留恋,让他想起躺在池底,阳光洒在他的身上,那水被照得闪闪发光的样子,水光到处都是,映在少年的脸上,亮晶晶的。就像现在的凛,眼泪被灯光照亮,用湿漉漉的眼睛瞪着他。 
 遥从没有说,但他真的很喜欢凛湿润着的眼睛,微卷的发梢,结实的小腹和…… 
 遥的手不自觉地用力,扯的凛吃疼地皱眉, 
 “你他妈……唔……” 
 “凛,别说脏话,嗯?” 
 他语气淡淡的,近似于温柔,进入的动作却很粗暴。 
 疼痛使凛抽搐了一下,暗自把遥的祖宗十八代挨个日了一遍。